首頁 > 商業 > 正文

深度丨綠地京津翼事業部營銷總陳軍大瓜:綠地4000億路上的反腐插曲

2020-05-17 13:29:50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唐韶葵

5月16日傍晚,綠地集團官微發布一則聲明,內容是關于近期一則舉報事件的。這份聲明由綠地集團紀檢監察室發出,澄清了被舉報高管是京津冀事業部營銷負責人陳軍,而非同名集團高管,并透露京津冀事業部區域監察部正對舉報信反映的相關情況進行調查核實。

舉報事件始于5月11日,名為“VS生生不息“的微博個人賬號發布一封“致綠地集團張玉良董事及各位執行總裁”的實名舉報信,舉報“綠地集團現任高管陳軍與其合法妻子、綠地集團現任員工張雨婷發生不正當男女關系以及嚴重經濟違紀”。該博主自稱為張雨婷的合法丈夫史睿生,現居澳洲。

舉報信透露,2月29日,陳軍在張雨婷未取得畢業證和學歷認證的條件下,破格將當時正在實習的張雨婷錄取為自己秘書。不久后的2020年3月初,兩人發生了不正當男女關系。目前張雨婷已懷孕兩月。由于舉報信未寫清楚陳軍的具體職位,綠地集團旗下綠地香港董事局主席兼行政總裁陳軍一度“躺槍”。

 區域營銷總的桃色事件 

 這起桃色事件在5月16日開始輿論發酵,綠地集團于當天傍晚發布上述聲明。與在綠地聲明之前的5月16日下午,史睿生再次發布微博稱,綠地相關部門調查證實,事件主角陳軍是綠地京津翼事業部營銷管理部總經理?!澳壳埃ňG地)紀委就我實名舉報的陳軍張雨婷婚內出軌懷孕及嚴重經濟問題高度重視,正在進行公開公正透明的內部調查”。

值得關注的是,5月17日下午,史睿生再度在微博放出張雨婷錄音,披露了更多陳軍個人財產信息。

從此前史睿生公開的舉報信、錄音、視頻來看,有幾個關鍵信息或成為綠地宣布啟動調查的原因:史睿生與張雨婷在澳洲和中國均已結婚,具有合法婚姻保障;此前已經通過綠地集團面試并進入綠地實習的張雨婷,在2月3日綠地集團正式復工后,被陳軍安排擔任其秘書,并于2月29日破格轉正;張雨婷在錄音中承認孩子是陳軍的,醫生預估孕期已有3周,而史睿生5月11日所發舉報信里面提及張已懷孕2個月,說明其早于一個月前已經開始實施取證;張雨婷在錄音中談到了錢,“這個錢……無所謂,都不是從他那出的錢,賬面上的錢都由(有)我們的辦法洗干凈了,如果到銀行賬戶的錢一分都不會動,有的話都是現金”。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試圖通過微博、微信聯系史睿生,截止發稿時止,未獲回應。事件男主角陳軍的微博名為“長春陳軍”,僅于2013年4月16日開通微博當天發布過一條信息;女主角微博目前已注銷。由于記者無法聯系事件三方關鍵人物史睿生、陳軍和張雨婷,對于上述微博號發布的錄音真實性,尚待考證。綠地方面除了公開聲明之外,表示事件僅涉及公司一名中層的私德問題,不愿多做評論。

 反腐、內查:房企內部管控不斷升級

房地產是資金密集型行業,隨著近幾年銷售規模的增長,企業內部資金管控漸趨復雜,內部人員一旦涉腐,對企業的產品質量、品牌形象、利潤、商譽等均會帶來不同程度的負面影響。近兩年來,包括中糧、雅居樂、朗詩、保利、融創、萬達、復星、新華聯、中梁、祥生、新城控股等等房企在內,都在推動內部反腐。這些案件涉及金額少則幾萬多則上億。業內人士認為,房地產行業逐漸走向精細化發展過程中,只有行業內的各個主體內部管控不斷優化、升級,才有利于行業整體健康發展。

與行業其他頭部房企相比,綠地近年來罕有公開披露的反腐事件。據相關人士透露,作為頭部房企,綠地內部一直有開展反腐、內審工作。此次公開發聲明,是因為輿論誤會了集團同名高管。此前大部分反腐、內審都是以內部處理形式完成的。

綠地公開可查的最近一次反腐事件發生于2015年,時任綠地集團安徽事業部董事長石文紅(后任綠地集團副總裁)因涉嫌對安慶城投公司原董事長張吉林121萬元賄賂被批捕。

而此次桃色事件的主角陳軍,在綠地集團管理體系里僅僅是一名中層人員。但區域營銷總是業績增長的關鍵人物,營銷部門也是和錢打交道最多的部門之一。

綜合公開資料與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陳軍在2012年-2014年一直負責綠地東北地區營銷,掌管綠地東三省10城近40個項目,期間將營銷業績從52億做到200億。兩三年間,陳軍從綠地集團東北事業部哈爾濱城市公司營銷總監、綠地集團東北事業部營銷總監,升遷到綠地集團東三省營銷總負責人。

綠地集團銷售金額曾在2014年首次超越萬科,成為全行業第一。陳軍在區域營銷體系中的升遷與調任,不乏這幾年綠地用人策略與戰略調整的影子。

2014年,陳軍領銜的東三省十城,三十余個項目的東北事業部、遼寧事業部貢獻近百億的份額。但2015年上市之后,綠地東北市場也急轉直下。綠地集團董事長、總裁張玉良曾在2016年業績快報媒體溝通會上,坦承2016年綠地退房金額(多數集中于2014年、2015年銷售)高達280億元,其中銷售每況愈下的東北地區,退房金額也有三四十億元之多。

反觀陳軍的履歷,大約在2016年前后,陳軍曾經跳槽至碧桂園、中梁,2019年又回到綠地,擔任綠地京津翼事業部營銷部總經理。陳軍的新陣地-京津翼地區對于綠地銷售業務增長也很重要。自2006年進入北京以來,綠地華北區域在2017年已接近200億銷售規模。按照當年綠地全國銷售3000億元匡算,京津翼地區銷售占比約為7%。

綠地曾于2017年提出未來3年實現5000億銷售目標,后來因應市場行情調整為4000億。2018年,綠地進入戰略調整關鍵時期,在基建、金融、康養等產業投入更多資金,以應對市場變化。

隨著業務調整與經營業績變化,綠地內部人事調整時有發生。多元業務模式的發展同時帶來人員架構的調整與優化。據不完全統計,近兩年綠地的九個區域管理總部,已有超過一半的區域總部發生了高管變更。比如2018年,綠地原京津冀房產事業部總經理歐陽兵調任綠地城市投資集團副總裁,京津冀房產事業部總經理由副總經理潘偉接任;綠地江西事業部總經理由任虎變成了李景斌;綠地原山東事業部總經理金成發離職,綠地原海南事業部總經理助理張昊接任。

不僅區域負責人頻繁變換,綠地還大手筆進行區域合并。2019年年底,綠地成立粵港澳大灣區指揮部,將業績欠佳的廣東事業部并入其中,由綠地香港主管。

綠地2018年、2019年分別實現銷售金額3874.9億元、3880.42億元,距離4000億銷售目標僅一步之遙。綠地2020年一季報顯示,綠地現金流已實現連續15個季度為正,但也有短債償還與高負債的壓力。數據顯示,2015-2019年、2020年一季度,綠地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88.04%、89.43%、88.99%、89.49%、87.94%、88.53%。2020年綠地有五筆美元債即將到期,規模合計14.3億美元(約合100億元人民幣)。

如今,一次內部貪腐調查,因一名區域中層人員的桃色事件,將綠地推到輿論風口,這會給奔赴于4000億道路上的綠地帶來什么變化?  

广东26选5游戏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