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業 > 正文

龍頭拍賣行“變中求變” 激發線上交易新想象

2020-05-23 07:00: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梁信

蘇富比首場在線當代藝術日拍于5月14日落下帷幕。本場線上拍賣成交額高達1370萬美元,錄得了蘇富比迄今為止線上拍賣的最好成績,超過此前最高成交紀錄的兩倍有余,甚至比佳士得的最高線上拍賣成交額950萬美元還超出近三分之一。

多舛的2020年,盡管市場開局不利,但線上拍賣的逆勢上揚助力蘇富比在2020年尚未過半之時,勇猛突破線上累計總成交額一億美元的大關,同比暴漲了五倍。

在新冠疫情給拍賣行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沖擊下,像蘇富比和佳士得這樣的頭部拍賣行也不得不關停線下的銷售部門,甚至對員工進行強制性休假、裁員并削減高管薪酬,以尋求節約成本。隨著主要拍賣活動大多推遲到6月份,或者轉移到網上進行,有評論認為實體拍賣無法舉辦的情況下,盡管網上專場如今仍然能繼續舉行,但銷售額始終只占小部分。眼下,拍賣行終于拿出了成績來力證:在物理空間無法開展的情況下,數字平臺也可以在藝術品交易中獨當一面,為尋找買家提供重要的交易出口。

線上拍賣助力蘇富比在2020年尚未過半之時,勇猛突破線上累計總成交額一億美元大關。IC photo

靈活策略助力交易

“自3月1日以來,我們已舉行了44次拍賣會?!碧K富比首席執行官Charles Stewart在接受Artnet電話采訪時表示,此前的最高線上拍賣成交紀錄也是在疫情期間創下的,4月份上線的“當代策劃人”線上拍賣專場中成功拍出了88%的拍賣品,總成交額超640萬美元,其中George Condo的《安蒂波達爾聚會》(2005)更是拍出了高達130萬美元的佳績。

據Charles透露,其實蘇富比早在前任首席執行官Tad Smith在位期間,已經高度重視數字平臺,啟動數字化基建。然而,這一戰略在當時內部員工看來是頗具爭議之舉,有蘇富比前員工認為該戰略“激化了公司內部員工中越來越大的差距”,但也有人在接受藝術新聞采訪時表示:“五年前,我們沒有手機端APP,沒有線上銷售,沒有線上委托平臺,過去我們的當代藝術和私人洽購渠道都嚴重滯后,但現在一切都變了。我們能感受到自己在一個有活力、有前瞻性的公司中工作,數字平臺的發展十分重要?!?/p>

而現在面臨全球性的停工,他們更堅信當年的決定是正確的。Charles表示:“當下人們買賣的方式發生了變化,我們在適應,客戶也在適應?!弊鳛樾枰{整和適應的一部分,蘇富比一方面為某些批次的拍品頁面添加了網購風格的“立即購買”按鈕,另一方面也著力擴大奢侈品類拍品的選擇和供應,包括每周都準時上線的手表拍賣環節。他分析道:“線上交易有助于像手表、珠寶或葡萄酒這些有多種版本的拍品售出,因為人們不需要像拍下某一幅畫那樣深思熟慮再決定是否購買?!?/p>

除此之外,蘇富比在藝術品交易方面,也推出了全新的策略。盡管這場當代藝術日拍在成交額上創下了新紀錄,但拍賣的過程卻有點不尋常:成交112幅,未拍出的有5幅,而在拍賣結束前撤出的拍品有27幅,撤拍品約占19%。一位蘇富比的發言代表對此回應認為,由于很多寄售人對自己釋出的拍品無人競拍顯示出不安,因此選擇撤拍也在情理之中。他表示:“在特殊時期,我們會靈活地與寄售人配合,以最好地滿足他們的需求并確保他們能自信地將自己的拍品送來拍賣?!?/p>

藏家買單新興藝術家

盡管撤拍數量不在少數,但就這場日拍的交易成績看來,此前專家們普遍認為人們不愿意在經濟不確定的時期花錢購買年輕新銳藝術家的猜想未能得到證實,不少此前從未刷過臉熟的藝術家作品在本場拍賣中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績。

一幅由Matthew Wong創作的無題水彩畫作為首發拍品陣容打開了激烈的競拍之局。去年10月,Matthew Wong去世,享年35歲。而這次流出的作品是藝術家在2018年的首展中賣出的,而僅僅在兩年后,亦是藝術家不幸亡故后的數月后,這幅作品再次流入市場。由于藝術家在2019年最后一次通過Karma畫廊展出的畫作概不出售,因此目前在一級市場中Matthew Wong的作品實屬一畫難求。在經過八個競拍人的輪流競標后,最終這幅作品超過估價四倍賣出。

本場拍賣的亮點還有帶有第三方擔保的Christopher Wool經典抽象畫《無題》(1988)以及Brice Marden的《窗口研究之四》(1985),成交價均突破100萬美元。前者拍前估價為120萬美元,最終以略高于估價的122萬美元落槌。而后者在八次競標后順利以110萬美元的價格售出,輕松跨越70萬至90萬美元的拍前估價。Richard Estes一幅描繪了紐約林肯中心的作品《百老匯和第64街》以86萬美元的價格成交,高出估價兩倍之多。

與此同時,去年秋天在香港拍賣會上憑借一幅《背后藏刀》拍出1.96億港元天價的奈良美智在今年依然延續了熱門的市場勢頭。一幅帶有他標志性娃娃形象的畫作《巫術》(1999)以74萬美元的價格售出,正好處于60萬至90萬美元的拍前估價中間。

蘇富比紐約當代藝術日拍的負責人Max Moore對artforum表示:“這場拍賣的結果充分說明了當前市場蘊藏著的強大力量,線上銷售的想象空間也在不斷擴大?!彼岬?,這次拍賣中,有40%的競標者來自移動設備,而且活躍的競標不僅限于高端市場,像Matthew Wong和Kengo Takahashi等年輕的新興藝術家,盡管是首次亮相拍賣,但已是成績斐然;Lucas Arruda、Sanya Kantarovsky、Claire Tabouret和Julie Curtiss等人也獲得了遠高于估價的強勁成交。他說:“這次拍賣表明市場上對優質作品的需求仍然旺盛,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寄售人不僅信任在線拍賣的模式,而且也對整個市場十分信賴?!?/p>

新形勢,新模式

佳士得和蘇富比兩大龍頭拍賣行因疫情而紛紛延期在全球各地舉行的春季拍賣,再加上不少拍賣行勢將跟隨新的日程安排同期舉槌,不難預見今年中旬的拍賣日程將變得異常擠擁。如何在密集擁擠的日程中突圍而出帶來緊致而高效的拍賣模式,實在考驗各家智慧。

日前,佳士得拍賣行和菲利普斯拍賣行宣布,他們將合并于今年夏天舉行印象派、現代和當代藝術品的拍賣。而就在5月15日,佳士得拍賣行更是決定將合并進行到底,宣布將于7月10日舉行一場新的現代、戰后和當代藝術與設計拍賣,拍賣會名為“合一:20世紀的全球拍賣(ONE:A Global Sale of the 20th Century)”,將通過佳士得四大樞紐拍場——香港、倫敦、巴黎和紐約——的拍賣師分別在四地實時直播“接力”舉槌,以此取代原定于6月22日當周在紐約舉行的20世紀夜間拍賣。

拍賣前,每個城市都將舉辦一場拍前公開預展,而與此同時也會通過線上虛擬展覽及數字營銷等手段提前有效地與全球藏家作初步的接觸和溝通。而這場接力拍賣預計將持續兩個小時,參與拍賣的拍品數量在50至70個之間。從北京時間晚上8點由香港率先舉槌,隨后跨時區連續推進,在歐洲場成為午后拍賣,在美國場成為晨間拍賣,到美國東部時間上午10點左右結束。佳士得亞太區現代及當代藝術部副主席暨國際總監林家如認為:“當今藏家看待藝術市場的視角愈來愈國際化,此次嘗試正提供了一個絕佳契機可以縱覽佳士得全球重要拍場?!奔咽康迷诠俜铰暶髦羞€表示,本場拍賣買家可以通過在線競投系統在網上參與競拍,同時也可以通過電話委托參與拍賣,或者依照所在地政府衛生健康部門的指導,在拍賣會分現場親身參與。

佳士得戰后及當代藝術主席Alex Rotter對artforum表示:“佳士得正在重新調整買家與拍品的互動方式,以及如何向專門的收藏家和全世界展示拍品的方式。隨著我們的虛擬世界和物理世界的快速融合,如何用一個創新的平臺來應對嶄新的現實變得至關緊要。因此我們開始行動了,就從‘合一’開始?!?/p>

广东26选5游戏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