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 > 正文

全國人大代表、回天新材董事長章鋒:10年A股老兵體驗產融變遷 期待民企生態環境更優良

2020-05-23 07:00:00  南方財經全國兩會報道組 張賽男

市場對于民營企業登陸A股市場的看法,曾逃不過“一夜暴富”的標簽。

但是事實卻遠非這么簡單。

在另一個維度,作為各個行業的龍頭,在疫情影響的背景下,民營上市公司亦是穩定產業發展和促就業的基本盤之一。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不完全統計,兩會30余位有上市公司背景的代表委員關注焦點中,民營企業發展生態是一個重要的議題。包括劉永好、雷軍、南存輝、翟美卿等知名民營企業家,均對如何促進民營企業發展提出自己的看法。

新的宏觀環境帶來新的議題。在去杠桿的背景下,上市公司如何紓困;在中美貿易摩擦的背景下,上市公司如何規劃產業布局;而在新資本熱點層出之際,上市公司又在如何積極籌謀?

或許站在局內,可以看得更清晰。

基于此,21世紀經濟報道走訪了部分有上市公司背景的代表或委員。

本期采訪的是兩屆全國人大代表、回天新材(300041.SZ)董事長章鋒。

這家上市公司因為華為的“國產替代”熱點而被關注;同時,多個信號顯示上市公司正在著眼于資本市場。

據本報記者了解,回天新材早在2017年即進入華為供貨資源池,但一直難以放量,卻在2019年5月中美貿易摩擦升級的情況下,公司與華為的合作迅速升級,半年時間對接合作產品提升到數十款。

相比許多行業,膠粘劑領域的回天新材,似乎幸運得多。

這一“偶然”背后,在二級市場,回天新材股價年內已累計上漲41%。

而近日,回天新材擬非公開發行引入恒信華業、復星系、平安資管等知名戰投,連續兩日漲停,則帶來了更“高光”的時刻。

故事在章鋒口中,會是一種什么樣的呈現?

10年A股老兵新體驗

《21世紀》:為什么要著重提民營企業,你對民企生存環境的變化有哪些感受?

章鋒:老實說,在中國做民營企業有時候真的很艱辛。

過去40年,是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階段,現在回過頭看有些做法需要完善。在企業發展方面,回天其實經歷了無數道難關,幾乎沒有平坦大路,當下最大的難關就是如何超越自我。

我從科研所到下海經營企業的過程中,歷經千辛萬苦,困難重重。

1998年金融危機,我關注到外資企業在中國的做法,在管理規則方面下功夫。當時一些企業在裁員,但我們堅持不裁員、不降薪,就這樣干了七八年,并力排眾議把公司的研發中心搬到上海,直到2010年上市。

如今全球疫情蔓延,經濟面臨下行壓力,我們再次感受機會來臨。

《21世紀》:公司登陸資本市場已有10年之久,作為一家上市公司的掌門人,能否談一下你的感受?

章鋒:當時上市是很難的,至今我都對參加發審會的場景記憶猶新。

當初的夢想就是要把企業做強做大,不能搞小生意、小步子。而要做強做大,就要通過上市來規范自己。創業板上市條件剛出來的時候,我們就按照相關規則來做,結果我們苦等了8年之后才開通創業板。其實上不上市不重要,重要的是按照相關規范來運作。

(通過發審會)當天晚上我想了很多。想的是上市后面臨的嚴峻考驗。上市后很多人變成了富翁,員工的創業心態怎么保持?忽然感覺肩上賦予了千斤重擔!凌晨4點,我給公司幾個骨干打電話,和他們強調,上市不是為了個人發財,是為了公司發展,要求大家舍得把期權、股權拿出來獎勵員工,要把上市作為發展的序幕、是加油站,而不是為自己掘墓。

我們內部簽訂了股票鎖定協議,不能有錢了就跑路,在規定的鎖定3年期、再加3年,退休后3年內不能套現,嚴格控制股東不能跑路、不能見利忘義。如果核心技術骨干離職了,公司要對股票進行回購,這在上市規則中是沒有的,是我們自己規定的。

還因為這個規定,和員工上了法庭,最后公司打贏了。這種情況不整治,就會有示范效應,套現跑路對不起投資者。

《21世紀》:在目前的特殊背景下,你對民企發展有什么特別的體會?

章鋒:據我了解,市場上還存在利用上市公司所謂市場維護和一時困難,對實控人進行勒索、甚至大股東被迫“移主”的不良現象,這些人抓住相關監管漏洞,敲詐勒索,形成產業鏈。

比如以所謂資本運作,有些人專門盯著民營上市公司,為謀利以各種手段逼實控人違規,破壞民企健康發展。去年以來,國家實行掃黑除惡深得民心,維護了社會平安。呼吁證監會、公檢法能夠加大保護民營上市企業的生態環境,保護經濟發展的基礎。

《21世紀》:你對民營上市公司評價體系的建立也提出了建議?

章鋒:當前市場各方對民企有各種評價體系,標準不一,但有些評價并不科學,比如評地方首富,但這種導向是否科學?尤其針對民企,是否就根據行業地位、利潤增長、壽命周期、社會責任等指標評價?所以我建議對民企要建立公平、公正、科學的評價體系,引導正確的價值導向。

“華為概念”臺前幕后

《21世紀》:去年公司迎來了一個重要的歷史機遇——與華為合作升級,對公司而言有何變化?未來各業務的布局是怎樣的?

章鋒:與華為的深度合作,這主要是由于美國制裁華為,不然華為合作升級不會這么快。另一方面,量變帶來質變。我想只要公司基本面好,是干實事的,今天市場沒發現我們,明天你的服務品質和產品價值最終也會被發現。

膠粘劑雖然很小,但是不能少。華為從去年開始就一直在找國內替代,然后發現配套商中有回天產品,主動找我們談,從去年7月份開始進行進一步合作。

實際上,我們公司有華為的影子,在企業文化上,能者上庸者下,鼓勵競爭,也有相應的激勵機制,強調艱苦奮斗。他們來看了之后,發現我們給日產、中車也供貨了很多年。在半年時間里,我們有幾十款產品進入了華為資源池,與華為合作主要是學習他們不屈精神和能力提升。

未來我們要瞄準新材料中高端市場,主要有三大塊業務布局:一是以5G為代表的通信電子;二是新能源電池材料,解決續航能力低的問題;三是大交通,包括高鐵、地鐵、大飛機等。

《21世紀》:近期公司引入了恒信華業知名戰投,是出于怎樣的考慮?

章鋒:以往,我們對資本市場沒有太多研究,既不會炒作、也沒怎么做并購,就怕高價買被套住了,一門心思搞研發和市場拓展,可以說資本市場是我們的弱項。去年我們聘請了專業人才,想通過引進戰投、內部發展和外延并購,補齊資本市場短板。

在引進戰投的過程中,有20多家公司有意向,這些公司沒有好壞,我只找適合我們的。

《21世紀》:正值中國資本市場30周年之際,對未來的資本市場有何期待?

章鋒:當下雖然面臨一些危機,但也帶來了創新和空前的民族凝聚力,資本市場迎來了注冊制,機遇來臨了。我給新上市公司的忠告就是老老實實做人,不要投機、不要作假,這些都沒有好結果。要踏踏實實發展,做有夢想、有抱負的企業。

(作者:南方財經全國兩會報道組 張賽男)

广东26选5游戏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