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宏觀 > 正文

專訪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楊偉民:“擴大就業就是帶動增長”

2020-05-23 07:00:00  南方財經全國兩會報道組 卜羽勤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未設定2020年全年經濟增速具體目標,并提出今年財政赤字規模比去年增加1萬億元,同時發行1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上述2萬億元全部轉給地方。

在淡化GDP增速的前提下,如何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2萬億的資金將在多大程度上緩解基層政府收支矛盾問題?如何評價“兩新一重”在擴內需中所起到的作用?如何緩解中小微企業融資貴問題?5月22日,中財辦原副主任,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楊偉民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就上述問題進行解讀。

“擴大就業就是帶動增長”

《21世紀》: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并未提出全年經濟增速具體目標,你如何看待這一變化?

楊偉民:我國經濟工作常用兩個原則——目標導向和問題導向,去年又增加了結果導向。此次政府工作報告沒有提經濟增速目標,更多是考慮了問題導向。當前經濟受到疫情沖擊,雖然國內防控疫情取得重大戰略成果,但是國際疫情大流行對我國經濟造成二次沖擊,影響我國貿易。相對來看,現在比GDP增長速度更重要的是“六?!?,也就是保居民就業、?;久裆?、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鶎舆\轉。

這次雖然沒有提增長速度目標,但是提到了就業目標,也就是城鎮新增就業900萬人以上。過去我們通常認為經濟增長達到一定的速度,就業就會增加一定的幅度。但兩者間其實還有另一種邏輯,就是通過就業增加帶動經濟增長。簡單來看,如果實現城鎮新增就業900萬人以上的目標,假定每人年收入5萬元,全年就增加了4500億元的收入。按照居民收入占GDP的比重約40%計,收入增加4500億,GDP總量就會增加1萬多億,相對于去年的GDP來講,就是至少增長一個百分點。還要注意的是,考慮到乘數作用,也就是說增加了900萬人的就業,增加了4500億的收入,這些收入的大部分會用于消費,消費的擴大又會帶動其他行業的增長。所以,擴大就業其實就是帶動增長,兩者相互關聯。

所以我認為,這次把保就業放在“六?!钡牡谝晃?,既是堅持問題導向,同時也是考慮到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帶來的一系列問題來確定的。我是非常贊同不提GDP增速目標,轉而更加突出就業,突出民生,突出保市場主體等政策目標。

《21世紀》:努力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任務是2020年的重點工作之一。在淡化GDP增速的前提下,如何實現十八大報告提出的到2020年國內生產總值和城鄉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標?

楊偉民: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是一個綜合性的目標體系。城鄉居民收入翻一番,我認為問題不大,GDP翻一番能否實現?這既取決于經濟增速,也取決于經濟普查后我國經濟總量的調整幅度。但是我認為,相對于GDP翻一番,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更重要的目標是實現現有標準下貧困人口全部脫貧等,這些任務目標關系到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和感受。所以我認為衡量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完成情況,應當更加注重完成黨的十九大確定的打好三大攻堅戰的目標任務。這次政府工作報告也特別強調要確保完成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盡快把錢用到該用的地方”

《21世紀》:近年來基層財政收支矛盾加劇。此次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今年財政赤字規模比去年增加1萬億元,同時發行1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上述2萬億元全部轉給地方。在你看來,2萬億的資金將在多大程度上緩解一些基層政府“收不抵支”的問題?

楊偉民:今年以來,受疫情影響財政收入減少;此外近幾年加大了減稅減費力度,財源相對過去來講也確實有所減少。為了解決基層財政收支矛盾問題,一方面要調整財政支出結構,壓縮一般性支出,但也注意到一些基層財政確實存在不小的壓力,采取措施?;鶎舆\轉。

這次中央在特殊時期出臺了這樣一個比較大規模的特殊政策,應該說在相當程度上能夠解決地方財政問題。這筆資金有些要用于?;鶎舆\轉,但更多還是要用來做好基層的“六?!惫ぷ?。

這次是通過創新性的做法,資金不再層層下撥,能夠以最快的速度用于保就業、保民生、保市場主體,提高了財政傳導機制的效率。今年已經過去5個月,需要迅速行動起來,盡快把錢用到該用的地方。

《21世紀》:為讓資金直達市縣基層、直接惠企利民,在建立特殊轉移支付機制時應當注意哪些方面,確保資金落到實處?

楊偉民:在建立特殊轉移支付機制時,我認為需要加強財政紀律,加強監督,加強審計;同時也確實有必要給地方更大的自主權。

中國有2000多個縣級單位,各地的情況千差萬別。給地方更大的自主權,讓地方來根據本地實際統籌安排資金,比如讓地方自行選擇是將更多資金用于保就業還是用于保市場主體。這相對于專項轉移支付,資金的使用能更符合地方實際情況,把錢用得更高效。

《21世紀》:此次政府工作報告還提出要使提振消費與擴大投資有效結合,相互促進。今年擬安排地方政府專項債券3.75萬億元,而且是重點支持既促消費惠民生,又調結構增后勁的“兩新一重”建設。你如何評價“兩新一重”在擴內需中所起到的作用?

楊偉民“:兩新”實際上涉及到的是城市化和數字化。數字經濟是未來我國經濟的主要形態,占的比重會越來越大。從產業形態上看,不光是數字產業,傳統的工業、農業、服務業也要逐步實現數字化;從空間形態上看,城市化的主體形態是城市群。

投資效率最關鍵的就是要看項目是否符合未來發展大勢。我認為數字化與城市化仍然是我國未來發展的大趨勢。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下農民工不能及時到崗是影響復工復產的重要原因之一。農民工的就業地和居住地位于不同的省市,這是我國城市化過程中存在的結構性矛盾。要加快城市群發展,發揮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的綜合帶動作用,逐步解決農民工的市民化問題。

“兩新”的提出,是加強數字化和城市化這兩方面的基礎設施建設,“一重”是從國家全局角度來看,需要繼續加強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設。

“銀行讓利主要讓利給中小微企業”

《21世紀》:中小微企業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受到重大沖擊。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鼓勵銀行合理讓利,你預計這對小微企業的實際援助效果如何?如何緩解中小微企業融資貴問題?

楊偉民:小微企業既面臨稅費成本高、流動性不足的問題,也面臨融資貴的問題。前兩個,通過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新增減負超過2.5萬億”和“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等可以有效解決。在新冠肺炎疫情沖擊下,如果維持原來的利率融資,對于現在遭到重大沖擊的中小微企業而言,可能確實難以承受。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鼓勵銀行合理讓利。銀行怎么讓利?讓給誰?我認為應該主要讓利給中小微企業。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到,一定要讓綜合融資成本明顯下降。如果融資成本過高,短期可能中小企業解決了流動性,但長期看負擔加重,可能面臨壞賬的風險。所以,降低融資成本也有利于防范金融風險,可以把穩增長、保就業和防風險更好統一起來。

《21世紀》:在你來看,鼓勵銀行合理讓利這樣的措施是短期措施嗎?長期來看可能要通過哪些方式去解決融資貴問題?

楊偉民:讓利可能是一個短期性的行為,但讓中小微企業綜合融資成本降下來,這應該是一個長期堅持的政策方向。但這也要把握好平衡,如果存款利率很高、貸款利率降得過低,銀行也沒法生存下去。我相信今后隨著利率市場化的深度推進,中小微企業融資成本會逐步降下來。

(作者:南方財經全國兩會報道組卜羽勤)

广东26选5游戏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