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融 > 正文

下半年降準降息仍可期 擴信用將是全年重點

2020-05-23 07:00: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楊志錦

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綜合運用降準降息、再貸款等手段,引導廣義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明顯高于去年。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務必推動企業便利獲得貸款,推動利率持續下行。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了解到,今年政府工作報告關于貨幣政策的定調略超預期。相比2019年貨幣政策“松緊適度”的表述,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延續了近期對貨幣政策“更加靈活適度”的寬松取向,這意味著在疫情沖擊之后的經濟恢復期內,貨幣寬松將繼續維持,下半年降準降息仍有可能。政府工作報告提高CPI、M2和社融增速的目標以及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創設,意味著擴信用將是今年貨幣金融政策的重點。

浙商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超表示,貨幣政策寬松力度將繼續加碼,降準降息可期。降準疊加目前較低的超額存款準備金利率,將拉動銀行信貸投放意愿,促進擴信用?!皵U信用仍為央行的重點?!?/p>

“貨幣政策部分內容超出市場預期,寬信用還將進一步發力?!睎|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表示,“兩會后貨幣政策將量價配合、多管齊下,下半年M2和社融存量增速有可能達到14%左右,將較4月末11%-12%的增速進一步加快?!?/p>

央行數據顯示,4月末M2同比增長11.1%,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1個和2.6個百分點,這一增速創2017年1月以來的新高。社融方面, 4月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為265.22萬億元,同比增長12%,這一增速創2018年6月以來的新高。

降準降息可期

中國貨幣政策的定調主要有五個范疇:寬松、適度寬松、穩健、適度從緊和從緊。2009年,由于金融危機的沖擊,當年實施適度寬松的貨幣政策。2010年以后,中國一直實行穩健的貨幣政策。2019年12月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今年的安排是,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稱,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綜合運用降準降息、再貸款等手段。

王青認為,未來貨幣政策在降息降準及再貸款等手段方面的邊際寬松空間將擴大。其中,伴隨下半年CPI同比漲幅趨勢性下行,年內MLF利率有可能進一步下調40BP,甚至不排除央行適時小幅下調存款基準利率的可能,這將引導LPR持續下行100BP左右。

央行數據顯示,5月20日LPR報價為1年期3.85%、5年期以上4.65%,分別較去年12月下降30BP、15BP。存款準備金率方面,目前平均值為9.4%。5月15日中小銀行降準落地后,超過4000家的中小存款類金融機構的存款準備金率已降至6%,處于較低的水平。

王青認為,年內還將有兩次全面降準空間,總體幅度約在1個百分點上下,將釋放長期資金約1.6萬億元?!斑@有助于提升銀行放貸能力,還能與財政政策相配合,確保專項債及特別國債順利發行?!?/p>

在此之前,央行5月初發布的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指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靈活適度,把握好政策出臺的力度、節奏和重點,處理好穩增長、保就業、調結構、防風險、控通脹的關系,保持M2 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與名義GDP增速基本匹配并略高。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對M2和社融增速的表述略有變化,具體表述為“引導廣義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明顯高于去年”。根據央行數據,去年末廣義貨幣M2余額198.65萬億元,同比增長8.7%,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5個和0.6個百分點;同期社融增速為10.7%。

專家分析指出,今年沒有給M2、社融增速設立年度目標,原因之一是二者增速通常是在年度經濟增速基礎上設定的。但今年沒有設定年度經濟增速,設定二者增速就面臨不確定性。

王青表示,相比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最新的政策表述更加積極,意味著今年以M2和社融增速為代表的寬信用力度會進一步加大。這也意味著在疫情特殊時期,監管層對宏觀杠桿率短期上行的容忍度在增加。

中信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明明稱,預計2020年社融走勢整體呈現前高后穩的態勢,社融同比增速大概率將落在12%-12.5%區間,信貸增速大概率將落在13%-13.5%區間,M2增速大概率將落在10%-10.5%區間內。

明明認為,3.5%的CPI增速擴展了貨幣寬松的空間,而在名義GDP增速確定大幅下滑的背景下,引導廣義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明顯高于去年,進一步寬信用和加杠桿勢在必行,因而也省去了“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表述。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發布的報告顯示,一季度實體經濟杠桿率大幅攀升,從2019年末的245.4%升至259.3%,一個季度上升了13.9個百分點。市場預計,今年全年宏觀杠桿率增幅將在20個百分點左右。

創新貨幣政策工具

傳統貨幣政策工具在實際操作中存在間接性、時滯長、難兼顧結構等不足,且銀行等機構存在順周期行為,因此貨幣政策傳導不盡如人意。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務必推動企業便利獲得貸款,推動利率持續下行。

明明表示,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可能會創新再貸款或類似CBS的票據互換支持企業部門發債,或通過數字貨幣形式支持居民部門,與財政政策合力實現穩就業、保住市場主體的目標。

王青認為,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可能將圍繞再貸款設計,這將直接帶動國有大行進一步增加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完成報告設定的“大型商業銀行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增速要高于40%的目標”。

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對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應延盡延,對其他困難企業貸款協商延期。鼓勵銀行大幅增加小微企業信用貸、首貸、無還本續貸。大幅拓展政府性融資擔保覆蓋面并明顯降低費率。大型商業銀行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增速要高于40%。

這一目標增速相比去年提高10個百分點。不過,去年普惠小微貸款任務超額完成。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末五大行普惠小微企業貸款余額2.6萬億元,相比上年末增長53.1%。

“2020年是我國實施普惠金融發展五年規劃的最后一年。疫情發生后,我國中小微企業面臨較大困難,加快發展普惠金融、加強對中小微企業服務,更具重要性和緊迫性?!毙戮W銀行首席研究員董希淼稱。

(作者:南方財經全國兩會報道組 楊志錦)

广东26选5游戏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