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南財快評 > 正文

南財快評:美國奶農再倒牛奶,相同的現象,不同的藥方

2020-05-24 20:03:52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方明月

疫情期間,一段關于美國奶農傾倒牛奶的視頻引發了廣泛關注。根據美國媒體報道,在4月份,美國奶農平均每天要倒掉400萬加侖牛奶,而明尼蘇達州養豬場幾周內可能要白白殺死20萬頭豬。然而,與此同時,疫情期間人們需要大量的牛奶,也需要大量的豬肉。既然產品有旺盛的需求,為什么生產商要“自殺式”毀掉產品呢? 

這樣的案例似曾相似。我們從中學時代的教科書中知道,每次經濟危機時,農場主寧可將大批牛奶倒進河里,也不肯低價賣給窮人。這樣做是為了保持牛奶供給的稀缺性,人為制造不能滿足的需求,防止牛奶變成一種人人可及的低檔消費品。等到經濟復蘇,農場主仍然可以高價出售牛奶給消費者。 

但是,這些相同的現象背后,有完全不同的邏輯。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美國農場主倒掉牛奶、殺死生豬,不是想通過減少供給來提高價格,而是因為供應鏈斷裂,供給和需求無法對接,只能減少供給來降低生產成本。以牛奶為例,這是一個高度專業化分工的供應鏈。奶牛場養牛并擠出牛奶,然后加工廠對牛奶消毒并灌裝,最后送達學校和超市。學校和超市有不同的灌裝需求,前者是小包裝(主要針對個人),而后者是大包裝(主要針對家庭)。美國疫情迫使學校關門,這導致原來對接學校的加工廠就沒有生意可做。如果加工廠從小包裝改為大包裝,需要投資幾百萬美元,而一旦疫情過去,這筆固定資產投資可能都沒有來得及收回成本就要報廢,因此牛奶加工廠沒有動力“改弦易轍”。而且,美國疫情導致牛奶加工廠工人生病,加工廠被迫關門,奶牛場自己沒有辦法將牛奶加工并送達超市,又不能讓奶?!跋热倘?,別產奶”。于是,奶牛場只好將新鮮的生奶直接倒掉??梢?,此時奶農倒掉牛奶,不是因為想提高價格,而是因為在專業化分工格局下,他們沒有直接連接消費者的渠道。 

其實,類似問題不僅發生在外國,也發生在中國。例如,著名農業企業河北大午集團負責人透露,疫情沖擊了供應鏈,造成了兩方面的負面影響。一方面,很多飼料企業因為疫情無法及時復工,不能持續提供玉米、豆粕等家禽和生豬飼料,而已有的存貨即將耗盡。這導致大午集團幾十萬頭豬嗷嗷待哺。另一方面,已經養大的雞苗又因為疫情初期一些地區交通封鎖,車輛無法下高速,公司只得將雞苗運回,做銷毀處理。光是1月26日至2月20日期間,大午集團種禽公司損失就超過兩千萬元。 

200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威廉姆森(Oliver Williamson)指出,由于市場具有加總經濟的規模效應,因此企業應該將一些生產環節外包給市場,從而節約交易費用。實踐已經無數次驗證了勞動分工和交易費用經濟學的正確性。無論是牛奶的生產,還是豬肉的供應,都需要從農場到加工廠,然后經過物流環節送達超市或者消費者,這是一條完整的供應鏈。在正常情況下,基于市場外包的分工確實提高了勞動效率,降低了生產成本,從而讓現代都市的普通居民都能吃得起豬肉、喝得起牛奶。這是分工社會的福利。 

但是,一旦出現疫情以及其他打亂分工格局的巨大負面沖擊,供應鏈就會斷裂。而任何一個環節的斷裂,都會帶來傳染效應,導致整個供應鏈上的所有企業受到影響。并且,由于過去的分工模式,沒有一個企業可以單獨修復或者替代整個供應鏈。此時,分工帶來的交易費用反而超過了分工的收益。而且,分工越細的行業,可能損失越慘重。 

那么,這是不是意味著交易費用經濟學錯了呢?不是的。威廉姆森不僅指出了市場外包的好處,他同時也指出,如果企業面對充滿各種不確定性的不完全契約,那么為了防止被其他當事人“敲竹杠”或者“套牢”,企業應該進行縱向一體化。也就是說,契約越是完全,或者不確定性越少,企業就越是應該參與分工或者進行市場外包;反之,契約越是不完全,那么縱向一體化的好處就越大,企業就越是應該減少分工環節和市場外包。 

另一個案例從反面驗證了交易費用經濟學的正確性。與歐美高度分工的奶制品模式相反,國內很多龍頭企業都強調上下游縱向一體化。例如,現代牧業公司就一直推崇“種植、養殖、加工一體化”,并且這種“種養加”一體化生產模式還通過了瑞士通用公證行SGS認證。盡管嚴重的疫情導致一些企業虧損甚至破產,但是現代牧業卻受到很小的沖擊?,F代牧業公司總裁高麗娜表示,養牛企業普遍受到的最直接的影響是交通阻隔對飼料的運輸的影響。但現代牧業去年底已收了近150萬噸的青貯飼料作為儲備,以及春節前已對各牧場進行了飼料的備料,因此受到的實際影響微乎其微。說白了,這就是縱向一體化模式的好處。 

因此,交易經濟學并沒有錯誤,將這一理論不分場合不分時間地套用才是錯誤。那么企業應該如何參與市場分工呢?首先,總體上企業仍然要堅持分工和專業化,融入全球生產網絡,這在原則上沒有錯。其次,企業要有危機管理意識和底線思維,在分工外包的同時,要有應變能力。這就意味著企業要維持一些必要的一體化水平,以便在供應鏈受到沖擊時,能夠以適當的成本打通整個產業環節。當然,不是所有企業都能做這種兩手準備,往往是大企業具備這樣的應急能力。從這個角度講,規?;?、集約化,才能保證分工細化而又不垮。 

 (作者系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教授;本文為中國農業大學“世界經濟新格局”青年科學家創新團隊專欄文章)

广东26选5游戏中奖规则